行业新闻

现在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大众”审判案:进入高潮 没有主角-南通律师网

发布时间:2021/9/17 21:09:21浏览次数:36

  困难的调查和新冠疫情推迟了对“柴油门”丑闻嫌疑人的诉讼程序。现在,该案进入庭审阶段,前大众公司董事长却没有出庭。
  "柴油门"丑闻曝光几近6年: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保署致函大众公司美国分部,明确指出,这家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在测试台上获得的尾气排放值与实际行驶中的排放值大相径庭,要求尽快纠正。
  几天后,大众不得不承认,假手闭锁装置操控数百万辆柴油车的废气排放值。这一手段能保障柴油发动机在试验台上显示符合氮氧化物限值,但绝对不是日常行驶中的实际排放值。
  "柴油丑闻"共涉及900多万辆大众、奥迪、西雅特和斯柯达品牌车。由于内置非法操控装置,从2006至2015年,所有这些车本不应获批。然而,它们却被允许在欧美上路,而相关作假软件也"不断臻于完善"。 
  本周四(2021年9月16日)这一大规模欺诈案在德国城市布伦瑞克(Braunschweig)开庭审理。被告是大众汽车集团的5名前主要高管,而其中一位出于健康原因不会到场:现年74岁的前董事长马丁·温特科恩 (Martin Winterkorn,有中译名"文德恩")。他何时必须出庭目前尚不清楚。 
  机动车专家、杜伊斯堡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杜登赫费尔(Ferdinand Dudenhöffer)  对德国之声表示,他认为,对前首席执行官温特科恩的调查应是庭审重点,并希望"检方要求温特科恩尽快出庭的申请能获成功"。
  检方指控所有5名被告都知道有此欺诈行为。除商业和团伙欺诈指控外,检方还指控被告有虚假广告行为和逃税行为--大量柴油车因据称排放达标而得以免税。一般情况下,仅团伙欺诈和商业欺诈便可获判最高10年刑期。  
  迄今,被告们要么说自己当时就把所了解的情况报告了上级,因此,没有责任,要么否认自己对欺诈行为毫无所知。 
  杜登赫夫表示,之于温特科恩,这殊不可能。他指出,即使从正常人的感觉判断,最高领导人也不太可能毫不知情。对温特克恩而言,尤其如此,"他是技术人员出身,熟悉每一颗螺丝"。 
  贝吉施-格拉德巴赫(Bergisch-Gladbach)经济学院汽车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布拉策尔( Stefan Bratzel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表示,若温特克恩一无所知,他会"非常惊讶"。布拉策尔指出,温特克恩为自己设定了超越日本竞争对手丰田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的目标, "他想有一个解决方案,以清洁柴油车叫板丰田的混合动力车。所以,我无法想象,他没问过助手们是怎么做到的。"
  一年来,"大众"旗下的汽车制造商奥迪的前总裁斯塔德勒(Rupert Stadler)和其他3名经理已在慕尼黑地方法院的类似审判案中受审。
  自尾气排放丑闻曝光,大众官司缠身,在美国和德国面对众多诉讼,其中包括被欺买家的赔偿申诉。迄今,大众已支付320多亿欧元赔偿费和罚款,其中多涉及美国。
  还有数十名大众集团嫌疑人正被调查。 
  “毫不知情” 
  规模巨大的欺诈丑闻曝光后,温特科恩宣布辞职。不过,这位当年所有达克斯公司中薪酬最高的经理表示,他不认为自己"有任何不当行为"。
  这名曾经的强势人物还在联邦议院的一个调查委员会前坚称自己无辜。
  其律师迪尔( Felix Dörr )声明:"有关使用一种违禁发动机控制软件,温特科恩先生早期毫无所知。"。
  在一家专业律师事务所完成内部调查后,2021 年 6 月,大众集团与温特科恩和责任保险公司达成一项赔偿协议。根据该赔偿协议,当事人违反了股票法规定的义务--律师们发现了疏忽的证据--但非故意行为。 
  根据该协议,温特科恩须向大众赔付 1120 万欧元。加上对前奥迪总裁斯塔德勒和另两名高管的索赔要求,总金额超过2.8 亿欧元。
  这一做法招致批评。绿党下萨克森州党部代表抨击说,在法院进入公开取证阶段前,作为大众的第二大股东,由社民党和基民盟组成的汉诺威州政府就支持达成该协议,至为不当。  
  布拉策尔希望,在"柴油门"审判程序中,能出现一种切实的"法律清理"。他指出,司法必须表明,一旦裁定有罪,则不只是中管层里的"小人物",而且"高管们也必须为其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
  汽车专家杜登霍夫抱怨说,德国现有法律体系无力处理重大丑闻。在已有大众雇员被判入狱的美国,则要容易些,因为,在该国,"重要证人规定"起了重要作用。他指出,必须考虑,如何在我们的法律体系中,首先,"可更快处理此类重大不当行为",其次,能施以"重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