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现在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南通律师:知识产权一般诉讼指导

发布时间:2021/4/10 11:26:06浏览次数:127

  一、纠纷解决方式的选择
  南通律师代理的案件,每个当事人都希望能够胜诉,胜诉与否的判断依据又是什么呢?
  在诉讼案件中,主要存在侵权和违约两种纠纷。在侵权纠纷中,如果认定被告构成侵权,当然是原告胜诉,被告败诉;如果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属于被告胜诉,原告败诉。在违约纠纷中,认定违约一方视为败诉,另一方胜诉。这是针对一般案件胜负情况的判断,对于有些必然败诉的案件,降低了赔偿额,挽回了损失,也视为胜诉。
  案件到了法院,不一定都要由法院作出判决。在法院开庭前,当事人之间可以庭前和解。在双方当事人对案件胜负都有大致相同的判断的前提下,庭前和解是比较好的选择。毕竟和解是不公开的,侵权赔偿额或违约金的数额双方可以进行充分的沟通,争取达成一个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法院开庭后,在法官的主持下,一般都会询问双方是否愿意调解。如果都有调解意愿,法官会给双方必要的时间进行协商,法官也会从中积极撮合,降低各方当事人的期望,促成调解,并出具调解书。调解书和判决书的效力一样,可以直接申请强制执行。调解书一经作出即生效,不可上诉,除非证明调解中存在胁迫、欺诈等违法情况,可以通过申请再审的方式撤销。
  作为涉案的当事人,以上几种方式如何选择呢?根据笔者多年的诉讼经验,给大家的建议是:只要案件有可能调解或者和解的,就要努力争取。毕竟调解或者和解的方案是双方在不伤和气的情况下都能接受,而判决就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对双方都具有一定的风险。对于原告方来说,有可能判决的数额大幅低于调解的数额;而对于被告方就存在判决数额远远高于调解数额的风险。
  判决方式更大的风险就是时间的拖延和不能顺利执行判决。由于判决中败诉一方很有可能不满意判决结果而上诉,拖延时间,短则数月,多则数年;如果被告败诉,还有可能通过不积极执行生效判决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申请强制执行又是一个费心费力且漫长的过程。
  二、恶意诉讼的处理
  从“恶人先告状”的俗语可以看出,恶意诉讼的现象在我国已是由来已久。恶意诉讼是一种权利滥用,更具体是指诉权的滥用,以故意使他人受到损害为目的,在缺乏实体权利或者正当理由和事实根据的情形下提起民事诉讼,致使相对人在诉讼中遭受损失的行为。通常,恶意诉讼的提起更多时候并不是针对案件本身,而是利用恶意诉讼以达到诉讼之外的非法目的,并造成被诉人的相应损害后果,是一种隐蔽性较强的侵权行为。
  从形式上看,这类诉讼行为往往都符合程序法的一切要求,特别是当事人为达到目的,在起诉之前就会为案件今后的审理做好充分的准备和铺垫。因此,在诉讼初期很难判断其为恶意诉讼,即使是在案件审理开始之后,案件的审理者也很容易被恶意当事人的精心策划所迷惑。
  人民法院报刊登了这样一起案例:上海海关高等专科学校的法律教师史某,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诉状,状告校长于某侵犯了他的著作权,请求法院确认《海关权利的法律思考》《论海关权力》两文的著作权属于其本人,并要求被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其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6800元。出人意料的是,经过主审法官的调查发现,事情真相竟是原告冒用被告的名义发表了自己撰写的论文,而后又以被告侵犯自己著作权将被告告上法庭,而原告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是史某在校期间自己出书.冒用单位名义在外搞征订,违反了学校的财经制度。被发现后,经校领导讨论对其做了处分,史某为报复校领导而采取了这种恶意诉讼的方式。基于此,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史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原告负担。学法“玩”法的史某,终究在法律的正义面前败下阵来。
  对于他人恶意提起诉讼已经造成的包括南通律师诉讼费在内的损失.可以通过反诉或另案诉讼的方式进行主张。在另案提起的诉讼中。作为恶意诉讼受害方的原告所应当做的就是积极举证证明被告行使知识产权的行为是权利滥用,主观上具有恶意。如果在专利恶意诉讼中,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专利权人的主观恶意,则应当趁早检索对比文件,向专利复审委员会申请宣告涉案专利无效。通常来说,专利无效宣告审查决定作出的时间远小于专利侵权纠纷案件的审理时间,因此,申请宣告涉案专利无效也是尽量缩短诉讼战线,减少损失的有效措施。